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下载 >

杀12人强奸10人团伙跨越四省疯狂作案全被枪毙!

发布日期:2021-09-18 21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90年8月15日至10月7日,黑龙江哈尔滨市南岗区陆续发生5起入室抢劫、、杀人案,警方通过幸存者和目击证人的描述,首先锁定了一个团伙成员:鲁林。

  鲁林时年仅24岁,却生性狡诈凶残,曾因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,刚出狱不久。

  顺着鲁林的关系网络,再结合团伙中另外成员的大致容貌,警方又确定了第二个嫌疑人任利忠,此人曾因强奸罪入狱,与鲁林同期服刑,二人关系不一般,出狱时间也相差无几。

  鲁林出狱后就投奔了任利忠,任利忠还有另外两个关系密切的狐朋狗友,分别是何文庆和常峰。经查,案发后,这四人都消失了。警方正式确定了这个犯罪团伙的四名成员。

  为防打草惊蛇,警方的前期调查都是秘密进行的。常峰是大庆市钻井二公司四大队的一名工人,是四人中唯一有工作的,警方立即赶到他的公司,一问,他竟然还在上班,遂立即控制了他。

  被捕之初,常峰非常抗拒审讯,一直沉默应对。直到两天后,他的心理防线才崩溃,如实交代了伙同鲁林等人犯下5起重大刑事案件的行为,也讲出了三名同伙的藏身之处。

  此后,从1990年11月23日至1991年2月9日,黑龙江鸡西市又接连发生了5起血案,嫌疑人杀害无辜群众4人、妇女2名,抢劫金额5万余元及“五四”式手枪1支、子弹6发。

  这一回,案件升格为省厅督办,公安厅下发了《黑龙江省1991年第1号缉捕行动令》,三人的照片被发至每个外勤民警手中以及旅店、浴池、饭店、车站等人流密集处。同时,各个交通要道设立了卡点,有民警24小时不间断盘查。

  但那时没有互联网,澳门今晚开奖号码澳图库。消息传输慢,也没有天网,搜寻罪犯全靠目击者提供线索,效率很低,所以,迟迟没有抓获该团伙。

  而鲁林、何文庆、任利忠逃亡期间,又吸纳了同为哈尔滨人前科人员王增海入伙。警方的高压态势让他们意识到省内已经不安全了,决定向省外逃窜。

  3月17日晚,鲁林拦下一台白色出租车,途中,何文庆突然从后面揪住司机的头发,向其索要钱财。司机见几人不好惹,掏出了身上仅有的200元钱。可恶魔们并未因为他态度好而善罢甘休,鲁林用枪将司机逼到后座,自己驾车开入一个小胡同,何文庆用刀将座位上的毛巾割成条,把司机手绑上、嘴堵上、眼蒙上。走到一个下水道口时,任利忠与王增海将铁盖掀起,何文庆捅了司机两刀,将他推到下水道里。随后,四名歹徒连夜驱车从小路逃出了警方包围圈,又成功坐上了出省的长途汽车。

  3月20日,团伙逃窜至秦皇岛市,口袋里的赃款已经用光,夜间,4人溜入一个居民小区,透过一户住一楼的居民家窗玻璃,看到室内装修得十分精美,认为这家人有钱,决定挑其下手。

  鲁林上前敲门,男主人开门后发现不认识,就问“找谁?”鲁林立即用枪顶在他头上,逼着他倒退入屋。

  进屋后,鲁林装出和气的样子说:“公安局正在抓我们,我们只在这躲个把小时就会走,但为了提防你们反抗和跑出去报案,得把你俩绑起来。”

  待将男女主人分别绑在两间屋后,鲁林等人立即凶相毕露。何文庆从厨房拎出石油液化气罐,任利忠将胶皮管塞入男主人嘴里,再用胶带固定好,让男主人无法吐掉。随后,王增海扭开阀门,硬生生让男主人吸食了大量液化气,奄奄一息。何文庆觉得不过瘾,又在被害人颈部和胸部捅了几刀,致其当场死亡。之后,他们又强。奸杀害了女主人……

  次日一早,趁着天还没亮,几人穿上男主人衣服,拿着搜刮来的800元外汇券、300多元现金和100多元国库券逃往山东德州市。

  3月24日晚,德州市一个发廊准备关门时,走入4名男子,正是鲁林团伙。他们同样用“躲避警察追查”的借口,连骗带吓地将发廊内两对小夫妻绑得结结实实,随后,几名灭绝人性的畜牲众刀齐下,将两个男子杀害,将两名女性、杀害。

  在商议接下来的亡命方向时,鲁林提出了个大胆的想法:“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我们是从哈尔滨逃出来的,现在我们在秦皇岛和德州都犯了大案,引起了警察的注意,他们会加大对我们的搜查力度,但他们一定想不到我们会再杀回去。”

  其余三人没什么主意,应和了他的提议,于是,几经辗转,四人于3月29日中午回到了哈尔滨。

  一进入哈市,只见大街小巷戒备森严,到处都是警察。他们原本打算各自回家一趟,见这情形又不敢了,穷途末路之下,躲进了一家昏暗的录像厅。

  四人当中,王增海是“半路”入伙的,也是胆子最小的。回到熟悉的故土,想着自己犯下的罪恶事,突然有所醒悟,觉得不能再跟他们混下去了。但他也知道自己终究难逃法网,想趁最后的机会回去看看他妈。

  于是,录像看到一半,王增海向坐在旁边的任利忠要了张手纸:“我去上厕所。”

  3月31日清晨,他低着头出现在家门附近的街道,突然听见有人招呼:“王增海,你咋回来了?”

  王增海的脑袋“嗡”地一下就炸了,嘴上机械地解释着:“我又没犯法,投啥案呢。”

  话虽这样说,王增海却不敢再回家了,担心一回去就被警察抓。思前想后,他去找了个朋友,朋友一见他就说:“你妈病了。”

  王增海一听,颓然地坐到了凳子上。见母亲是无望了,王增海又想去见见前女友,还没走到前女友家,就被闻讯赶来的民警围住了。

  对这一天的到来,王增海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他没有反抗,从衣袋里掏出一把自制的火药枪扔到路边,站在原地,束手就擒。

  落网后,王增海交代了伙同鲁林等人犯下的累累罪恶,并供出了鲁林、何文庆、任利忠就在哈尔滨的情况。

  当天夜里,哈市全体民警都接到了行动指令,封锁所有出城口子,地毯式搜查旅店、饭店、录像厅及居民棚子,同时在鲁林三人的关系人周围埋伏下精兵强将,来了个瓮中捉鳖。

  这场搜捕持续了数日,参战民警不分昼夜地开展工作,誓要捉住这帮杀人如麻的危险分子。

  专案队副队长王玉民孩子发烧住院,妻子让他过去看看,他强忍着泪吼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侯,我怎么能离岗?”

  53岁的老民警杨恩德心脏不好,却也不眠不休,坚持要等到罪犯落网才撤下一线。

  民警张伟的爷爷刚刚病故,家人让他回去看一眼遗容,他只能含泪在心里默默地与爷爷告别……

  4月2日,警方盘查到城郊一家小旅馆时,与鲁林等人遭遇,双方在不足6平方米的房间中发生了激烈的枪战,民警关伟民身中两枪,三名犯罪嫌疑人两人被擒,一人被击毙。

  4月4日,公安部发来贺电:“新闻你们捣毁了全国通缉的重大杀人、抢劫、犯罪团伙,为维护社会稳定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做出了贡献……”

  1991年7月6日,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鲁林犯罪团伙进行宣判,团伙中剩下的三人皆被依法判处死刑。北京超标电动自行车如何置换?权威问答来了!